理论研究

《一生的方向》——刘春杰

POST TIME:2018-05-30 09:58:47 READ:166
      2005 年之于我非常重要,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像一块干枯的海绵如饥似渴,一旦天降雨露,便大口吸吮。时刻带着“我的路该怎么走”的问题,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石家庄,无论参加艺博会还是观看美术馆,无论拜访画家工作室还是点交他们的作品,优秀的艺术家就像镜子一般反照着自己,我自我打量。也就是2005 年伊始,我认识了武艺。对于艺术以及艺人的生活方式,他让我看到了又一扇门。
      好的绘画应该更为平常化、自由化和多样化。
      武艺,东北人,散淡、机敏、率性。他画天上人间,人间天上,时空错乱,人物混杂,国内国外,无拘无束,手随心动,简单干净。他的画与文章乍一看似乎平淡简单,仔细瞧处处藏着幽默和玄机。一次在外地出差,武艺把当地朋友送的对虾转送我的同事,不巧被我看到,他红着脸对我说:“就一盒。”后来,收到武艺由中央美术学院寄来的小画,一只大虾左右手各捧一朵鲜花,在满池花瓣的水中畅游。右面一行字,春杰兄:这虾鲜不?武艺写之。这哥们儿的作品貌似乱涂乱抹,实则处处与现实生活照面,精神与尘世亲近,充满诙谐与人情味。日后凡在刊物中或展览会遇见武艺作品,我都会认真读,看他画外玄机,学他信手涂抹的精神。小我一岁的武艺阳光生活的态度深深启发着我。阳光之于一个人多么重要,你若阳光,照亮自己的同时,还可以温暖别人。
      范扬仁兄就是这类人。在他身边你会受到感染,快乐遍布周身。而活在阴霾里的人,也会让别人心灰意冷。显然,我要做阳光的人,快乐自己,感染他人。
      有雨的季节,天总是灰蒙蒙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身在
      半山园,想起当年的王安石,他就在这里会友、著书,烟雨迷蒙的天,一定会与文友开怀畅饮,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身在福地,我当珍惜。不浪费任何经历,那段时光耳闻目睹了许多职场精彩的故事,比电影小说要生动许多,我如获至宝,统统记录下来,用作杂文的素材。这些厚厚的几大本记录,都出现在我日后的图文书中。
      通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开始选择“叙事”版画创作,也就是说把别人排斥的“文学性”植入我的画里,并与生活紧密相连。随时记录身边奇事异闻也是我的喜好,这也算用己所长吧。这么做激活了我一直的迷茫,就是如何把版画与我平时随意乱写的短文融合在一起。就这样我匆匆上路,开始了图文书《私想者》的创作。宿舍里我有两张桌子,一张用来画画,一张用来写作。画画时,我脑子里时常会涌出些奇思妙想,马上放下画笔或刻刀,到小案子上记录,以免它们稍纵即逝,等闲下来时再详写。每当有人问:你的作品是先有文还是先有图?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有时先有文,有时先有图。
      杜尚同志把小便器挂在博物馆时就告诉我们“艺术回到生活”,博伊斯赶着一群狼展示则表明“艺术回到社会”,而最让世界为之新奇的是沃霍尔先生,他把艺术进行工业化复制则是宣称“艺术回到传播”。这几个颇受争议与瞩目的怪人改变了人们的惯性思维:艺术并非高高在上,并非独一无二,生活中不计其数的罐头盒、演员照片、新闻图片都是艺术品。当然,他鼓捣出的日常用品后来变成昂贵的艺术品,那纯属市场炒作的结果,与老安同志无关。我要向他们学习,把艺术创作与生活紧紧地连在一起。而且,一定要把作品有效地传播出去,创作要与出版相链接。
      彼时彼刻,我开始了图文书的创作。坐在异乡的冷板凳上我安慰自己:我有一支画笔,一支文笔,很富足。我当时已经意识到这组作品必须与以前的风情版画拉开距离,颠覆以往。就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木刻家,努力摆脱传统文人画与世隔绝、逃避现实的风气一样,他们主张为人生、为社会而艺术,作品剑指社会现实:揭露黑暗、同情大众、宣传民主、革故鼎新。一时间,木刻被社会被大众广泛关注。在延安,木刻不仅成为到处张贴的宣传画,报纸插图,百姓家的年画、门神,它还成为粮票,邮票,证件等实用品。那个时代的画作粗糙、简单,但锋利、当代、激进、精神豪迈、波澜壮阔。然而,近二十余年,版画色彩越来越丰富,多数画家求大(大尺寸)、求细(细腻繁复,酷似工笔画)、求美(色彩艳丽、风花雪月)。渐渐地,版画走入一个封闭的自认为纯净的小圈子,孤芳自赏,自我把玩,离社会离大众越来越远。我从来不反感版画的装饰性,对于“主旋律”创作也一直心怀敬意。至于左翼木刻精神,我始终抱有崇高的敬意,并坚持认为不能放弃责任、力量、勇猛,独立思考、批判精神应当是知识分子所具备的品格。
      木刻艺术的质地是什么?当然是锋利、黑白分明。它是不为讨好世人而作的杂文,尖锐是它的命脉。即便有抒情有温度,也不拖泥带水。
      我把《私想者》组画的尺寸定在20 厘米以内,力求图像简洁,刻制简单,把我从以前繁复制作的风格中解放出来。文字处理上采取每幅画都配上一句我对生活的感言,或品评时事,或告诫劝善,偶尔也幽默一把。随着100 余幅木刻贴满屋子墙壁,百余篇杂文也随之写作完成。我的《私想者》图文书就是这样一点点地创作出来的。
      聊天,我用话语表达所见所闻,亮出自己的观点;绘画,我用画笔在纸上布上倾诉我的所思所想,以此传达我个人的见解;写作,我用文字记录和表现现实的生活,言说我的心声。如果它们之间有所不同,那就是绘画用线条、色彩造型,文章则是用字词句章造型,它们都可以表达我对生活的观察,记录我的看法。每当画难达意时,我便用文字抒发感情,把随时记录下的身边事呈现出来,对这个纷繁的世界说上几句,站在我个人立场上。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我画我写我思我说,故我乐。个中情趣,无以言表。
      边画、边刻、边思、边想、边写;木刻、彩墨、油彩、随笔、杂文、诗歌、小说,情之所至,不拘一格。画身边事画身边人,写身边事写身边人。即便写《私想鲁迅》,我也经常捎上当下,与鲜活的现实生活幽默一下。观众、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很多人说我是拿鲁迅先生说事,是这样的。我向老头子发出敬意,并学着他的方式对当下发出一点点自己的声音。
      伟人们哲人们思想着,平常人哪敢奢谈思想。所以,我等只能瞎想、空想、妄想、梦想、狂想,私下里偷偷地想……故,此私想者非彼思想者。这段话是《私想者》的开篇文字,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思考。“人人都是私想者”。每一个小人物都有思想,都有权利思想,都可以把私下的想法说出来。批评家张渝先生说:“回到源头,还没有哪一种思想不是个我的私想。”因此,《私想者》的创作只是开始,生活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它的丰富、幽默、滑稽、欢喜、悲壮,精彩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我留心记录眼前的一切。生命在,生活继续,生活在,创作的源泉便不会枯竭,这种图文创作将持续下去。没有生活,哪来艺术?没有艺术,何谈生活?何谈趣味?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      无论喜与忧、幸福与痛苦、成功与失败,对于我都是素材,朝花夕拾,俯拾即是,品评时事,告诫劝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我已经无法将它们分开。南下十年我就是这般模样劳动着,先后出版了七本图文书,一本25 万字的长篇小说,一本人物传记。九本书中,有八本是出版社的项目书,不仅收获了版税,我装帧设计的《私想鲁迅》还获得了“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大展优秀奖”等奖项。有人夸我用功、刻苦,我以为然。如果我是农民,一定会日出而耕,早起晚归,多打粮食,热爱每一寸田地,因为它是我的本分。写作与绘画交织在一起,它们都是那么自然地从我的心底溢出,像溪水一样快乐地流淌于生命的山谷里,这已然是我的生活方式。
      《中华读书报》发表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装帧设计奖《私想者》的获奖理由称:“《私想者》作者刘春杰用木刻版画和杂文相结合的幽默的方式影射现实中的社会人生,发人深省。正如作者的版画系列,每一幅作品都是作者历经世态冷暖后的真实感悟,它们在看似平淡的画面中透出了艺术家性格中的达观、率直与坦诚。这种对艺术与现实的思考、深刻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令人印象深刻。
      “《私想者》有两大特色:
      “1. 作者为当代著名版画家,又从事编辑工作多年,在国内外颇有知名度。其版画作品内容深刻,短篇杂文优美流畅,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和思想性。艺术家的杂文集向来因其思想深刻,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其图书文字、绘画内涵深刻,相得益彰,符合中青年读者的阅读和审美习惯。
      “2. 该图书设计师具有世界影响力,其设计作品已经屡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奖项。他操刀设计的《私想者》采用了刘春杰选取的毛茸茸的艺术纸,颜色素白质朴,书籍身形修长、装帧大气,还点缀了些许自然色彩。该图书由于出色前卫的装帧设计,带来了极大的社会影响力和讨论。
      “版画家的私想,简洁、诙谐、深刻,刘春杰这个东北汉子的真性情,跃然纸上,朴实中展现着灵犀。巧思、细腻、灵动,排列有序,朴拙可爱,给了这浮躁杂乱的尘世一丝宁静。”
      “中国出版政府奖”是出版界的最高奖项,显然,我坚持木刻与图书结合的方式获得出版界的认可,更幸运的是,我的版画作品也因此得到有效传播。
      图文创作方式当然也有争议,有朋友善意地劝我:这种事情偶尔玩玩可以,但并不能成为主业。毕竟这些画属于小品,至于文字,先贤们该说的都说了,你还说什么?
你能说什么?你说了又何用之有?画家就好好作画,你又不是哲学家。
      我很固执,作小品又何妨?孔子老子说了,苏轼就不说了吗?我要说自己的话。我曾在《私想者》组画的扉页上写道:《私想者》图文书的创作之于我很重要,它也许将影响我日后的生活与艺术,我找到了一生的方向。
      今天再看这段话还真有几分道理。这本书的创作,成为我改变以往画风的转折点,确实为日后的艺术之路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石。如今在我画室角落里堆着几捆厚厚的手稿,还有一袋子用尽墨水的笔,它们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并不说话,但却默默地记述着我这段心路历程。感谢生活,为我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感谢生活中的人们,为我提供了无尽的创作源泉。介入现实、阳光生活、干预生活、勇于歌唱、直面批评,与人性照面、与现实交谈,今悟此道,永生不变。


作者介绍:



 
刘春杰
      南京书画院副院长、金陵美术馆执行馆长,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客座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执行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个展>
      2003年 刘春杰个人画展(广东美术馆) 
      2007年“刘春杰的两个世界”个人版画作品展(上海美术馆、香港雅真艺术、南京博物院) 
      “穿越木板激情的私想”版画个展(上海台湾敦煌艺术中心) 
      2008年 刘春杰个人版画作品展(美国特尔沁博物馆) 
      2009年 刘春杰个展(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0年 新私想——刘春杰个展(上海百雅轩艺术中心) 
      2011年 千年一梦——刘春杰新作展(北京798艺术区盛世天空美术馆) 
      2012年 私想者——刘春杰作品展(上海奥赛画廊) 
      2013年 春节好——刘春杰新作展(南京古岸艺术中心) 
      私想鲁迅— —刘春杰个展(石家庄美术馆) 
      2014年“刻意·刘春杰版画个展”(杭州快意空间) 
      私想十年— —刘春杰水墨作品展(南京盛德文化) 
      《私想着》— —刘春杰版画展(石家庄美术馆),该组100幅木刻被收藏
      2015年 “私想的刻意——刘春杰版画展”(深圳美术馆) 
      “私想的刻意”刘春杰版画作品展(莞城美术馆) 
      “私想鲁迅&私想者”版画展(天津美术馆) 
      “雕刻私想— —刘春杰版画作品展”(良友书坊·有度空间) 
      2016年 “回到精神的故乡——刘春杰的鲁迅视界作品展”(绍兴鲁迅纪念馆)
      “聆听大先生的心跳——刘春杰的鲁迅视界”(上海普陀文化精舍)
       “私想鲁迅:刘春杰的版画视界”展(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
 
<获奖>
      第五届高知县国际版画三年展佳作奖、日本国际版画会金奖、鲁迅版画奖、第二十届全国版画展优秀奖、首届全国丝网版画精品展优秀奖、中国最美的书奖、第八届全国书籍设计艺术大展优秀奖等。
 
<收藏>
美国芝加哥艺术馆、美国特尔沁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英国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英国肯特大学肯特版画收藏馆、英国伊恩圣奥本伊恩·拉斯璀克美术馆、欧洲木版画基金会、新西兰旺格雷美术馆、斯里兰卡国家美术馆、乌克兰文化部、韩国现代版画家协会、日本国际版画研究会、印度国际大学泰戈尔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深圳画院、东莞莞城美术馆、美伦美术馆、青岛美术馆、中国版画博物馆、石家庄美术馆等机构。
 
<出版>
《刘春杰的版画世界》,图文书《私想者·我贵姓》《私想者》《私想者·英文版》《私想着》《新私想》《酷隆司堡·一个中国画家的写生日记》《私想者·刘言飞语》《私想鲁迅》《私想十年——个画家的异乡收获》《私想者·我贵姓》《想想鲁迅》,长篇小说《猴票》,传记《丹青记》。
 
<策展>
      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届“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第八届获得2016国家艺术基金
      “心寻MH370——祈福行动在金陵”
      2015年  “历史的温度:中央美术学院与中国具象油画”展巡展南京站,获文化部“2015年度全国美术馆优秀公共教育项目”奖

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