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资料

蒋非然

POST TIME:2021-10-28 15:44:05 READ:166


蒋非然
      1988年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

       2006 – 2010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 学士
       2010 – 2013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 硕士
       2015 – 2017 美国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 硕士

 

       曾于北京恭王府博物馆、河北美术馆、美国APG画廊举办个人作品展。获“时代华彩—2019中国画百家金陵画展收藏奖”。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现代美术馆、炎黄艺术馆等多家美术机构收藏,出版个人专著《非然作品》《笔迹》《图画本》。现为河北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部分作品展示:


《雨天-1》 27x25cm  纸本水墨   2017


《雨天-2》    27x25cm    纸本水墨   2017


《雨天-3》  27x25cm   纸本水墨  2017

文章:

                                                                       纯粹视觉的情感体验——解读蒋非然

      蒋非然是一位成就卓然的80后画家,之所以如此评价不仅是因为她建设起了超乎大部分同龄画家的系统而完整的视觉语言,更在于她的视觉语言所拥有的统一性和深刻性,她在纯化语言和思想的基础上实现了纯粹视觉的情感体验,代表了年轻一代学院派画家所达到的新成就。
      蒋非然作品纯粹而又自然,一片天真烂漫的背后往往有出人意料的视觉设置,她习惯于对一些寻常事物加以深入刻划,把一个局部当作表现主体,出人意表之余又使人不得不专注于对局部的观照,从而将其提升到物象的高度加以表达,如果对此表达加以追问,则势必推导出一系列的思辨的抽象的诸多问题,就这样,寻常的局部经过了无痕迹的视觉处理,就凸显出一种“怀斯式”的抽象和深刻。在似乎无所着力之间构建起了自己的意念世界。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蒋非然特别关注那些非绘画因素,事实上她在创作时很排斥各种“理念”、“思想”的干扰,她之深刻和抽象完全是画家的浑然和非理性追求,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悟能力,其根本源自女性对敏感的丰富体验和对视觉的细腻捕捉。正因如此,蒋非然对视觉素材的选择不受任何局限,但凡是自己感动的细节,都能成为她创作的主体。这种基于情感体验的视觉传达最大程度保证了创作的纯粹性,使绘画本体实现了自然的呈现。
      在中国绘画传统中,绘画一直是作为表达“思想”的视觉工具,甚至到了当代,画家们还是把绘画作为传达思想或进行叙事的手段。在这样的背景下,蒋非然的非理性恰恰成就了她视觉语言的纯粹性,我们可以称之为静观、呈现乃至“反叙事”,这并不是说她的创作没有任何思想和意味,而是她不刻意去为了解读某种思想去设计图像。她的作品选择了最生活化的寻常事物或场景的局部,通过对局部的变形强化某些细节,真正的情感和意味就潜藏在对局部的选择和对细节的强化中,这是画家无意识的静观和非理性的呈现。如果说怀斯以及受其影响的中国画家们还是通过写实的手法达到这一目的,那么蒋非然则更近了一步,用物象的抽象与变形实现了“怀斯式”的抽象和深刻。
      蒋非然视觉语言的纯粹性在于它是以绘画语言做为思维载体和表达媒材的,唯其如此,才拥有了绘画意义的深刻和怀斯式的抽象。而她对于自己绘画语言的架构与绘画对象的选择有着高度的统一,即有着自然到无所着力的效果。这种“无所着力”基于她对“笔墨”的重新认识。在传统绘画中,笔乃是指绘画线条的书写性,墨乃是指浓淡干湿等变化形式,抑扬顿挫的书法用笔和墨分五色的挥洒一度是衡量绘画水准的重要标准,这是和中国历史上文人画占据主导地位分不开的。但是,随着时代的推进,文人阶层消失和现代社会崛起正在逐渐打破文人画的单一标准,特别是80后一代画家,所面临的社会生活变化和思想、视觉素材空前多元化,这就促使他们对绘画语言有了更多独立的思考——绘画笔墨的标准不应该来自于外在的程式,而是应当从属于绘画对象和情感体验的内在需要。
      蒋非然“无所着力”也就是不着痕迹的表达,正是源自于笔墨技巧与绘画对象和情感体验的统一,有着高度的纯粹性和个性化色彩。首先,蒋非然绘画语言的个性化在于线条的纯粹性,她借鉴了表现主义的造型方式,她的线条随着描绘对象的变化而自由洒脱,不管是人体、衣物还是动植物,线条的质感和韵律都完美传达了物象及其背后的情感。其次,她在设色方面也更突出了色彩的表现性,她把现实中的复杂色彩提纯到极简,以淡墨为主色的设计给人一种宁静、纯粹而自然的视觉体验,同时她又运用富有情感性的紫色或蓝色对某些细节进行强化,这种往往超乎物象自然原色的色彩恰到好处地唤醒了我们的视觉神经,让我们沉浸在她所营造的情感体验之中。
      值得欣慰的是,作为一个80后的青年艺术家,蒋非然始终保持着对市场波澜的淡然和孩子一样的天真烂漫,没有被裹挟进反叛传统的激进潮流,也没有成为市场的俘虏,而是始终坚持着自己的纯粹和自然,也正是这种艺术态度造就了她作品中纯粹视觉的情感体验,这在当下的青年艺术家中无疑有着典范意义。我们有理由相信,凭着这颗赤子之心,蒋非然的艺术探索之路会一直灿烂。
 
                                                                                                                                                         孙金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