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物我两忘—黄耿辛

POST TIME:2017-12-19 12:33 READ
      “物我两忘”“天人合一”“天马行空”境界难求,乃同道众生一生之追求。“深入其里,曲尽其态,宛然如真”,表达了画家深入生活,回归自然,栩栩如生地刻画物象的创作愿望。“离象而求”“象外得似”“似与不似之间”,表达了心灵与大自然对悟后的艺术升华——“思理为妙,神与物游”。古人作画讲三次第:一曰身之所容,二曰目之所瞩,三曰意之所游,言简义骇。那些连一次第也不要者,善凭空臆造者,以画天外之人、天外之象、天外之情为荣,愿做天外来客者,其高见往往像星外之语,其着衣,发髯如隔世之人,时不时伴有“惊人之举”,常与丑陋、狰狞为伍,在聊斋之中神游,一身鬼气,满屋鬼画。自誉代表主流艺术,真真令人齿冷!
      离象而求并非是“不似与不似之间”。那些别人看不懂连自己也看不懂的艺术实则是“欺世骗己”之艺术。是美术界令人眼花缭乱的“空手道”。最近和韩羽先生聊天,他直言不讳地说:毕加索的东西我确实是看不懂,他的坦诚和勇气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近年来真实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少了,一些面包、蛋糕在牛奶的浸泡下膨胀、变质、发酵。五千年的文化传统,严谨的基本功在他们的眼里是一段真空、是一片空旷的不毛之地,他们刚刚在画的几何体就在牛奶的浸泡下变了形,像海滩上没有生命力的沙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