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News

中国油画院杨飞云院长携油画院部分画家与河北

POST TIME:2018-11-12 10:29 READ
 中国油画院杨飞云院长携油画院部分画家与河北画院画家一起写生金秋河北邢台古村落

       2018年10月22日--11月3日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院长携油画院部分画家与河北画院画家一起写生金秋邢台古村落。
       河北太行山一线拥有众多的古村落群,金秋的太行山五彩斑斓,深藏在太行深处的古村落更具魅力。这些古村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承载体,从建筑的布局到建筑的细节都体现了古代先民天人合一的人文精神,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传承着先祖们的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相处的习俗,他们以平和的心态面对社会的变迁,内心仍保有着一颗自然而淳朴、善良的心。太行古村落的这些特质深深吸引了画家们的创作激情。
 
 
       近几年来河北画院深挖太行文化的内涵,把深藏在太行一线的古村落作为新的文化视点,不断组织全国画家深入河北古村落进行写生创作,创作出一批承载古村落文化内涵的美术作品,并成功于2018年申请到以河北古村落主题巡展为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在河北、天津、北京三地进行巡展,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使更多的人了解河北古村落的文化历史、现状,体会古村落的魅力,为更好的保护、开发、利用河北古村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油画院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直属单位,是集研究、创作、科研培养人才一体油画专业机构,作为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老师一直以来倡导画家要回到现场写生的艺术理念,自2007年组建中国油画院以来,十多年间不断带领油画院学生和画家们深入生活进行写生、考察、甚至对油画经典的临摹活动,秉承对油画的“寻源问道”的精神,在艺术创作、科研理论、教学培养等多个方面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此次杨飞云院长率油画院画家与河北画院画家一起走进河北古村落,对金秋时节美丽的古村落进行现场写生,是对河北古村落的一次文化认知之旅,不但对河北古村落文化有了更深入和直观的了解和体验,也是以写实油画的语言方式又一次对河北古村落的解读与呈现。
 
 
       两院画家携手此次河北古村落写生活动期间,杨飞云院长与画家们举办了座谈会,画家们在油画语言和油画精神上等相关问题与杨老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交流。对于参加此次活动的画家们来说,这是一次珍贵的有意义有价值的写生之旅,大家不但在写生活动中有机会近距离地观摩学习了杨飞云院长绘画过程,学习油画技法,更有价值的是通过聆听杨老师对油画精神的精准阐述,解开了很多在油画创作上面临的困惑,坚定了对写实油画的追求的信心。
 
 
       在此次写生期间,法国美协主席雷米先生携夫人不远万里从法国赶往邢台大峡谷与杨飞云院长会面,与杨老师就中法当代油画现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同时探讨与中国油画界尤其是在中国油画院这个高水平平台进行紧密地交流与合作的方案和计划,让写实油画的魅力感染更多的人,传承和发展写实油画的传统精神。雷米先生被河北古村落的魅力所吸引,表示一定要再来河北与中国油画家一起写生古村落,把中国古村落的文化介绍到法国。此次雷米先生与杨飞云院长在邢台大峡谷古村落的会面是一次别具意义的会面,此次会面必定会增进中法两国油画艺术的交流和合作。邢台大峡谷也见证了中法两国艺术家的真挚友谊和他们对追求艺术真理的执着精神。
 
法国美协主席雷米夫妇与中国油画院杨飞云院长合影
 
 
杨飞云老师在河北邢台贺家坪写生期间与河北油画家座谈讲话
 
 
谈话内容:
 
       不知不觉中国油画院走过了十多年的历程,培养了很多在油画创作上很优秀的画家,包括今天在座的各位有很多都是在油画院有学习的经历。河北画院主持工作副院长张立农就是在油画院课题组开始组建之初就在油画院学习,伴随着油画院课题组的成长和发展,一直到现在,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中国油画院这个平台,产生了一种学术上的类似于家族性的这样一种关系,类似血缘关系。这个关系其实不是中国油画院某一些人或者某一个事儿,而是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就是对油画艺术存在着一种基本的热爱,然后长时间的在这个事业上有一种探索。目前,油画在中国已经积累了一百多年,走到哪,你能明显地感觉到中国人对油画艺术的热爱。最主要的是它已经成为中国文化里面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已经融入中国文化里面,特别是绘画艺术里面,一方面积累起非常深厚的学术基础,更重要的它越来越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改革开放40年,河北经济有了长足的进展,目前河北正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尤其是在文化方面正面临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新机遇。作为文化学术机构的河北画院肩负着重要的文化责任,是一个省乃至全国文化发展的重要平台,立农作为河北画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这个职务不是单纯的一个行政职务,而是人民的公仆,为广大的美术工作者做好服务,为河北的美术发展做出应有的努力,是重要的职责和任务。中国油画院也是如此,肩负着推动全国油画发展的责任和义务,在这个意义上,我不单单是个画家,我也是一个公仆,一个服务者。
       今天,我来到河北写生,借这个机会和大家探讨一下在油画领域,大家面临的问题和困惑。
       在中国文化里,油画好像刚刚开始发展,西方的油画艺术已经走过优化的过程。目前我国油画发展的繁荣是前所未有的,各种展览,各种活动,美术教育的普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让我感觉做一个油画家非常的高兴,也非常的感动。但是这么一个时代又有这么大的人群,这么多的探索的样式和路子。可是大家在这种状态下,一方面都在很自信地搞自己的创作,另外一方面又变得非常茫然,有很多困惑。
       中国的油画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在非油画的地区和国家,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我们这样一个成绩和我们所积累起来的这种基础和水准和能量。当然我们接触的还不是很透彻,不能妄加评价,但是基本上能感觉到,目前,油画艺术在中国的这块土地上,在文化的格局当中,很奇妙的就是它有了这样一些积累和这样的一个水准和这样一种刚刚起步的热情。我很高兴在21世纪的文化格局当中,在中国有这么多有才能、有热情、有理想的人能对油画艺术这么有兴趣。这是奇迹,也是有根源的,因为中国人很爱画画,尤其在古代,文人士大夫他们站在文化的高度写诗画画,在当时如果文化不行,文化的层次不行,就别画画,或者你的画根本就提不到一个很高的层面上来。所以现在中国油画发展到这个程度,是和这个历史传统有很大关系的。现在,网络很发达,传播速度快,大家都不在孤陋寡闻了,通过网络大家能够一瞬间彼此知道在做什么。从网络上从什么图片里面可以看到很多一流的东西。
       中国的各省在行政区域上其实比欧洲的各国都大,河北省虽然在经济上和其他省份有一定的差距,但它的文化积淀深厚。所以在文化上我们要拥有自信。开阔眼界,立足河北文化资源与全国乃至世界进行交流合作。相信河北未来文化艺术会在相当高的层面上发展。

坚持不断地追求艺术的最高精神
 
       我60多岁了,我小时候,我们的中国大部分人对吃喝这种衣食住行基本的东西还是比较在意的,因为物质很匮乏。我们上几代人生活一直是比较艰难的。现在不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都提升了,我们画家的物质条件也提升了,现在大家都开着汽车去写生画画,各种高级的绘画材料都有,就是说今天其实是一个物质过剩的时代。所以,面对这样的一个物质时代,我们应该清醒的知道画画不是创造物质。一个农民要把粮食种出来,一个工人要生产产品,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他们成绩是具体的物质产品。但是艺术是非物质的,它是精神劳动,所以精神劳动就应该超越物质。画家的劳动如果是在精神上能给人提供价值,你就等于是做好了本职工作。如果能够在精神上达到优秀,才算你有贡献。
       我们首先要清楚画画是干什么的。我今天最想和大家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的工作其实是精神劳动,精神追求不高,你的作品水准就不会高。在今天这个消费至上的时代,造成了艺术在欲望的层面多于精神层面。但是我们看到真正伟大文化里面的高级的东西,完全是超越物质的。所以在物质过剩的年代,需要精神,需要在精神的层面找到绘画的真正意义。所以我们真正的压力不是能不能养家,因为绘画不是创造物质,不是为了卖画。但是如果你是一个画的好的艺术家,你是个精神上有价值的艺术家,稍稍放到时间里面,没有一个好的有价值的艺术,会卖不掉,会被人扔掉。反过来有好多没有精神价值的艺术,可能过了那个时代就被扔掉,被遗忘。所以我们要清楚自己现在画画要走一条什么路?你是做什么的。所以在物质时代,当然不是说让大家不顾家,但是我觉得在现在更应该清楚地知道超越这个物质,然后你才能够真正在精神上成为一个富足的有艺术追求的人。
       19世纪末,20世纪初看一看法国,巴比松画派画家,那些画家在当时都是偏远的,边缘的,生活都是很艰难的。但是现在看他们成为美术史上的核心。他们在做艺术的时候,精神上是绝对的丰满的。这都是说明了艺术不管在什么地方,如果它背离了艺术的精神价值,背离了艺术创造的人性里面的伟大的那些东西,不管他处于什么状态下都是没价值的。其实我们在绘画过程中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干扰,要抵挡各种诱惑。这一辈子画画为了追求艺术上最高的境界是很痛苦很难的。大家在世界博物馆里看到的就是艺术成就最高那部分。但是这说明一个东西,精神追求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人其实不是自己选择画画,就能画出大师。真正的艺术家,就是用了一辈子始终在追求精神上到达不了的那个高度,一直在追求,那么最后这个艺术家就会走在最高的地方。我们每天每一笔,面对真实的画面,不管是是用油画还是用国画,用什么样的方法或者什么样的形式,表达什么样的一种情绪,重要的是我们不停歇地对艺术最高精神的追求。我相信我们热爱的那些梵高、伦博朗、米勒、米开朗基罗这些艺术家,他们没有一天离开对最高艺术精神的追求。
       当下,画家一定要树立一个一生要追求的艺术精神的目标,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否则的话,无论是你到法国学一点技术,或者到北京哪个艺术家学一点方法,他能管了一点用,但是管不了根本的大用。所以,今天我就把这个要讲讲,艺术精神是具体之上的部分,对画家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也是应该铭记的。
       所以今天我要强调的是:
       第一、作为一个画家,无论你身处何地,都要保有对自己的自信,不管你是河北的画家或者是其他地方的,还是北京的画家。地域不能影响对自己的自信。
       第二、就是要把对艺术的最高精神的执着追求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坚信这个艺术方向,才有可能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
 
向油画经典学习
 
       另外,因为我们主要面对是是油画。我们一说中国油画,加了中国两个字,一说到油画民族化,就感觉我们可以和其他的油画不一样,这里面经常会有很大的问题。 油画作品的风格可以不一样,但你不能没有油画水平,不能没有油画的魅力,不要没有油画的力量。油画是西方传入中国的,到目前已经有100多年了,现在中国有这么多人画油画,油画已经成为中国文化里面这么重要的一个工具。西方画油画画得好的那几个国家,如果我们不向经典学习,不去学习为什么他们画得好,这个油画就很难有前途。所以说,追求精神的至高至上才是我们做艺术的专业态度,才是走在专业的道路上。我23岁开始上学以后,我的人生经历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油画是幸运的,上两代油画人,那一批去西方找出路的画家,用油画艺术来拯救中国,他们去找什么是真正的油画,什么是真正的能够训练油画家的系统。回来以后办学,他们是经过正确的训练,吃的是正确的食物。从徐悲鸿开始,一直到靳尚谊先生他们几代人建立起来了一种正确的训练方法,而且把你领到大师的经典面前来,让你去学习,这是我们非常幸运的。我23岁考上美院,最幸运的就是在中央美院接受了四年的专业训练。我们应该非常感激中国油画大家族,前面的几代人积累起来非常好的家风把我们引上了非常好的路子。
       所以说,我们有幸踏着前辈的足迹,走正确的油画道路,是幸运和幸福的。
 
努力学好中国传统文化,传承文化基因,坚持艺术的真善美
 
       中国画、中国书法、诗歌在历史架构和世界架构上看,都是拥有世界顶级的艺术高度的。中国画要想达到一定的艺术高度是更难。中国画讲究诗、书、画、印四方面的水准。其实书法本身就是一门独立的艺术门类,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汉字是象形的,象形本身就是一种形象,形象的抽象化。中国人认识5000个字,就已经说明你的中国文化不一般了。汉字其实一方面是形象的抽象,一方面是内涵的文化。所以写书法绝对是一个中国画的基础,其实也是文化的基础。安排一个字的位置间架结构,然后章法安排,在一个满篇的字里面又要求有气韵、神韵、节奏。所以中国过去讲究琴、棋、书、画,其实是对人的是基本修养的要求。所以一个有文化的或者是有修养的人,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也是文化基因的一种传承。
       中华民族在文化的发展上已经非常成熟,而且成熟的很早。中国艺术强调品,把不同境界的作品分为神品、逸品、能品三个层次,其实强调就是人的思想境界。艺术其实都是从我们的生命里面发出来,是内在的,不是外在的,我们观看事物,其实所谓观看,我们的眼睛肯定有照相机的功能,那是物理的眼睛。 但是坐在这里,我们跟谁对视的时候,我知道旁边有人,但是我就看不见他,我只能看见我想看的。那就是说主观关注的东西才能看见和注意,不想看的视而不见,这在中国的辞藻里说得很准确。为什么视而不见?你要使用照相机视它能视而不见行吗?你只要按动快门,照相机就会捕捉到他镜头里的影像。所以说人和机器的观看是不同的,人作为观看的主体,是带着情感去看的,人们在谈恋爱的时候可以“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一种主观的观看。
       看可以带有哲理的看,或者带有一种穿透力的看。所以看是个很高的学问。我们通过观察观看,通过眼睛接触所有的形状和视这个世界光和万物,然后人才有了智慧,你所有的智慧知识都是从观看宇宙世界或者观察周围得到的。画画就是靠眼睛去画的,画家心里面在重视什么才能够看清楚什么,不是训练我们的眼睛了,要训练我们的心,比如情感,比如体会审美。感受是内在的,有内心而形成的。与画家的理念有关,是精微的,不是粗糙的。是内在的,他不是外化的,所以你画成一个外化的是没有用的。绘画是要讲意义的,讲品德、讲情感的,讲审美的,讲真善美的,讲艺术的修为的。一个艺术家他有一个什么样的生命状态,什么样的境界,它的艺术才是什么样的。最后艺术家拼的就是这个艺术境界。大家都知道的齐白石、黄宾虹,就是这样。境界是抽象的,是精神的。尽精微才能致广大。
       善是一个动机,真是一个前提,最后上升到艺术的美。艺术家就要在真和善的基础上表达美。

邢台古村落画家写生现场及写生作品欣赏
 
中国油画院杨飞云院长在邢台古村落写生现场
 
中国油画院杨飞云院长邢台古村落写生现场
 
杨飞云
 
 
写生作品欣赏:









 
 
蔡际鸿
 
 
写生作品欣赏:

大峡谷.jpg

 
王晓宏

 
写生作品欣赏:

 
 
张立农
 
 
写生作品欣赏:
 

 
邵伟良
 
 
写生作品欣赏:

 
 
刘伟生作品


 
杨光涛

 
写生作品欣赏:
 
 
 
周亮
 
 
写生作品欣赏:
 
 
 
刘迎春
 
 
写生作品欣赏:

 
 
杨滨
 
 
 
 
写生作品欣赏:

 
 
谢宜均
 
 
写生作品欣赏: